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之远的博客

一个海外中国良心的时事评论、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歷資訊爆炸十年,無人可以封閉真相。資訊激活人的思考,進入一個新的時代。啟蒙、導正的文字已不能滿足求知。調整博文的腳步和導向,才能與時俱進。啟發思考重於平實的證據與議論,研究未來重於追溯前因的現實,救贖大我的靈魂重於鞭撻小我的邪惡,公義重於個別恩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博客”者言  

2009-01-20 22:40:54|  分类: 杂文、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知识和经验,不是与生俱来的,有一个成长的过程。更富的天赋才情,只能在成就上加分,但不是成就的主体。知识和经验都靠累积而成为成就的主体。

 

人在成长中都患过幼稚病,只有或长或短的分别。人体的病会产生抗体,思想的幼稚病也一样。经验是个人的历史;历史是教人聪明的。幼稚病如一患再患的,除非白痴,都是势劫的。明知这是不合理的,但不得不接受。“装病”的人有多痛苦?如果还要吞下不该吞的药物就更不必说了。

 

我们这一代从大陆流浪到海外的中国人,说来也真不幸。懂得用脚走路,就要逃日本人。这一辈子就不用日本货。青少年时代,初中老师都很“进步”,青年“不左倾是没有出息”的人,共军南下要解放海南岛,我们跳秧歌舞请乡下人捐钱支持前线,我劝母亲也带头捐了,狂热打锣打鼓欢送解放军,食指一节的皮肤在打鼓时磨去没有感觉,到老了还发亮,每一次看到,还想起当年的狂热。也因为左得厉害,父亲才要我到香港;那时还不足十五岁,要参加志愿军到朝鲜不被接受。后来,父亲送我到台湾升学,那个时代,要的是“老成持重”,我们这一代要慢慢的等。到我们接近了,时代也变了,要的是“青年才俊”,而我们又过了,真是生不逢时。

 

“到老莫还乡,还乡空断肠。”但我是不信邪的,二OO二年,我回乡扫墓,祖坟榛莽业生,在旁在下,都被新坟占地。我家的“家庙”,也被村委会拿去出租又不维修,眼看就要塌下来,经过交涉,一切都证明了,就是村委书记不肯,却也没有一层上级讲句公道话,为我家依法发还。怪不得开平市,从谭思哲到赵瑞彰书记都被审查,人数众多。也出了一个全国出名的许超凡。只是一个市中心的银行行长,可以贪污到数亿美元了。我写了“一度还乡一断肠”在《星岛日报》发表,但又奈何得这些土皇帝呢?这个“家庙”,开平独一无二,是有百多年的历史建筑,画栋雕梁,我们保证维修后对外开放,做当地文化场所,不作私有财产用,也不会牟利。如果贿赂又怎样?不知道,但我们不会作这样的试探。

 

我在中国网页写“博客”到现在刚可满月。承蒙不少读者的鼓励,实在感动。只是人在旅中,难以逐一作答,心瓣一片而已。至于与一些读者意见未符或相左者,自然值得我的慎思和反省,错则改之,无则警勉。对于一些对我个人作人身攻击者,作为一个文明国度的同胞,是否过当,尺度不同,君家自定可也,不拟越俎代庖。引用成语,有时较描述更真切,但不等于出自作者的词语。同理,亦不等于出自所论的人物。以此相责,恐有过当了。

 

”字含“尚”、“黑”而成,有负面的意义。封建时代,家天下的王朝,当然不希望人民结合而成党。如“君子群而不党!”“朋党”、“奸党”、“党争”等负面太多了。但今天是民主时代,政治都由政党掌握,政策透过政党的提出,公开辩论而由人民选择的;不必“党同伐异”,禁止异议。我常勉励自己做一个有“异议”的人。“千夫诺诺,不如一士谔谔。”能谔谔就成“谠论”;“匹夫”和“士”的价值不同,大概也在此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