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之远的博客

一个海外中国良心的时事评论、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歷資訊爆炸十年,無人可以封閉真相。資訊激活人的思考,進入一個新的時代。啟蒙、導正的文字已不能滿足求知。調整博文的腳步和導向,才能與時俱進。啟發思考重於平實的證據與議論,研究未來重於追溯前因的現實,救贖大我的靈魂重於鞭撻小我的邪惡,公義重於個別恩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如何写出好文章:论「佳章在气」  

2009-07-28 00:0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「不合时宜论诗文」,将为文之精要,就个人体验写出,引来很多网友同文的詮释;还有私函询问或再请详释。文运关乎国运,当不可等閒视之。其中「佳章在气」之要旨,同文多在表面字义,似未得其中要旨。但好的文章(佳章)所以为好,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不敢敝帚自珍,故徇同文之请,於此详论。

 

集句而成章,有好句不一定必属佳章。能否成为一篇好文章,还要看文章的气脉能否贯通;生动的文章像一个活人,神理清明,精神饱满,气脉才能贯通。否则,厌厌欲病,甚至尸居餘气;卒读尚难,遑论佳作。

 

佳章不但需要贯通全文气脉的气,还要理直气壮的气。苏辙十八岁写了一篇「上枢密院韩太尉书」,这一篇文章,也是我在小学时读过的,只是背背,不得要领。到我有了写作经验以后,豁然悟到:它就是能写出好文章一个必备的条件。全篇只论一个「气」字。

 

他说:「辙生好为文,思之至深,以为文者气之所形。」苏子由认为文章是气显於外的形表。古文评註:「有汉高的气魄,才会有大风歌之作,项羽有垓下的悲观,才会有垓下歌的苍凉。」可知文章是气的外在表现。苏辙举两个能写好文章的人:一个是孟子,一个是司马迁。孟子能写好文章,因为他能「我善养吾浩然之气。」司马迁能写好文章,因为他能「周览四海名山大川,与燕赵间豪杰交游,故其文疎荡,颇有奇气。」孟子藉「浩然之气」,太史公藉「奇气」,造就他们成为一代作手,均得力於「气」。遂使「其气充乎其中,而益(溢也)乎其貌,动乎其言,而见乎其文,而不自知也。」有了这种气,自然就会反映在文章上。

 

孟子元气淋漓,辩才无碍,乃心中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的表现;迁史议论纵横,自立崖岸,实集名山大川与人间豪杰的奇气而成,非人力可办。由於我对苏文的领悟,「孟子」与「史记」两书,成为我常读的范本。

 

我完全同意苏辙的见解,吾国歷朝传世的好文章,都是出自仁人志士之手,由於他们「其气充乎其中」,下笔成文,便能掷地有声,动人心弦。试问心胸险暗,藏奸隐恶,心中又充斥了戾气媚气,或姦淫邪盗,心术不正,尚不敢正眼看人,何能写得出理直气壮的文章。因此,理直才能气壮。我国歷代有许多忠臣孝子,留下许多令人难忘的篇章,教人起懦立顽。像岳武穆的《满江红》有:「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,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飢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收拾旧山河,朝天闕。」因为有靖康之耻,金人南侵,使得国亡家破,岳飞的感愤,发为激越的呼号,要抗击侵略者,遂能写出气壮山河的《满江红》;如果宋军是侵略者,岳飞能写得出来吗?日本人南京大屠杀,即使诡辩,也只能支支吾吾的说「进出南京」,自己也不知所云,何论佳章呢?乃不理而无法成气之过。

 

有一些人的文才不错,也知文章在气的道理,但心中有鬼,没有理,因此出现了「强词夺理」,来壮壮气,行行气。然而因为强词才夺得理,理也直不起来,只能產生戾气或霸气。文章出现霸气,便似金刚怒目。戾气更等而下之。这究竟不是自然的常态,是一种变态的气,不足为训。鲁迅有一些匕首短文就霸气满纸,也因此有人说:鲁迅的文章霸辣。霸辣的文章,究竟不是堂堂之阵,正正之旗,更好也是刀笔吏產物,算不得有正气、浩气、奇气的文章,不可学;「取法乎中得乎下」,何况戾、霸之气满纸,未可谓中。

 

文人的才智是多面的,有的另闢蹊径,寓諫於讽,不举正面的大道理,也未尝不可。像《晏子春秋》、《史记》中滑稽列传等即是。然作者还是存心於正道,笔调有变而已。有晏子、迁史的功力才好,否则沦於荒唐语,甚至邪气充斥。时下许多作者为文,标榜「嬉笑怒骂」,可惜功不深,力不逮,流於嬉皮士和骂街式的烂文,中了邪气而不自知。

 

「如何写出好文章」?念兹在兹久矣,也是我个人对写作积了五十年的体验所得,未必一定对,惟我的的认识确也如此,不敢存心导人入歧途,也不敢以「学术杀天下后世」。

其实,我上篇所提出的体验和论点,前人也提倡过,只是没有系统的说出道理来。例如有人提倡读书要三到:眼到、口到、心到。眼到就是多阅读,多读就能博;口到就能背,能背属於精读,精读就能领悟文章的精妙所在,气之所在。心到即多思,多思就能奇。

 

苏辙「以为文者气之所形」,没有明确指出「佳章在气」,我把它补充和确定。这些都是长期体验的结果,给后来者或爱好写作的朋友做参考。除了自己的体验之外,也愿提供名家论文的意见,补所写的不足处:

 

清大诗家袁枚,律诗为其当行著力处,然用心最苦在散文,可惜为诗名所掩,他对散文的见解精闢,很少人注意到。他说:「近见海内所推博雅大儒,作为文章,非序事拖沓,即用笔平衍,於剪裁、提挈、烹炼、顿挫诸法,大都懵然。」这段话指出当时文章大家,多犯了为文大忌:失之细碎,不知剪裁之故,又不知章法的变化。他说:「能为文,则无法如有法,不能为文,则有法如无法。」这是袁枚对文章不主「故常」,不拘法度求创新的证据。他在「覆家实堂书」论文章十弊,录之给同好者参考:「谈心论性,颇似宋人语录,一弊也;排词偶语,学六朝靡曼,二弊也;记序不知体裁,传记如写帐簿,三弊也;优孟衣冠,摩秦仿汉,四弊也;谨守八家空套,不自出心裁,五弊也;餖飣成语,死气满纸,六弊也;措词率易,颇类应酬尺牘,七弊也;窘於边幅,有文无章,如枯木寒鸦,淡而可厌,且受不住一个大题目,八弊也;平弱敷衍,袭时文调,九弊也;鉤章棘句,以艰深文其浅陋,十弊也。」此外,他补充说:「徵书数典;驰骋杂乱,字古而文不古。」

 

以上的缺点,不只在袁枚当代如此,有许多尚遗留至今;白话文兴起以后,又不知增加了多少弊!

我们如果小心咀嚼袁枚以上所提出的文章之忌与弊,如拖沓、平衍、排偶、帐簿式、死气、应酬、平弱、艰陋,无一不是打消了气,或阻碍贯通全篇文章气脉的原因。使我们得到一个结论:文句之间的气要贯通,全篇文章的气脉也要贯通。可贵的是正气、浩气和奇气。戾气、霸气不可有;邪气更要慎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