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之远的博客

一个海外中国良心的时事评论、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歷資訊爆炸十年,無人可以封閉真相。資訊激活人的思考,進入一個新的時代。啟蒙、導正的文字已不能滿足求知。調整博文的腳步和導向,才能與時俱進。啟發思考重於平實的證據與議論,研究未來重於追溯前因的現實,救贖大我的靈魂重於鞭撻小我的邪惡,公義重於個別恩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如何写出好文章:论精背  

2009-10-06 09:14:34|  分类: 杂文、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  像我这样年纪的人,幼年时代初入学,已不是私塾而是小学;但还有少数老师宿儒继续设帐授课;然小学为时代所需,科目较多,不像私塾只授文史两科,其日趋末落,自不待言;有许多塾师便转到小学执教。我的小学两个国文老师,都是塾师转来的。小学一、二年级怎样过?已完全没有印象;三年级开始而至小学毕业,则终身难忘。主要是国文老师给我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

我们在故乡是聚族而居的,小学的老师和学生,大多数是同姓的。三年级的国文老师,我们只称他做「悌伯」,他是个秀才。他不依小学国文的教科书,教我们古文;从短篇教起:「陋室铭」、「获麟解」、「杂说上、下」、「春夜宴桃李园序」、「爱莲说」、「归去来辞」、「兰亭集序」、「桃花源记」……等,先教读句,然后解释文句,最后就是背书。四年级读的古文,多数是游记,如「醉翁亭记」、「岳阳楼记」、「赤壁赋」、「超然台记」、「石钟山记」、「黄冈竹楼记」、「画锦堂记」……等。两年能背出的就有二、三十篇。五、六年级转由许干臣公来教,由于经过两年严格的背诵,有了基础,以后的进度很快,教的是古文中许多人物论,如左传、史记诸名篇、柳宗元的「郭橐驼传」、韩愈的「送孟东野序」、「送石处士序」、「送温处士序」等。议论的如苏洵的「六国论」、「辨奸论」、杜牧的「阿房宫赋」、李华的「吊古战场文」等,这两年读的当比前两年多,并背得滚瓜烂熟。

   

背书有许多好处,以后才慢慢领会;由于能背,故能历久不忘,初学时不懂的,或一知半解,随着知识渐增,领悟渐多,以前不懂的,有的会豁然开朗,有的慢慢的逐渐领悟了;终于全部通透。悟到精要处,岂止欣赏而已;对于以后为文,裨益很大。如果我的文字尚有可读处,基础就在背古文了。

   

我说的背书,和法律用语的「背书」不同;是背诵的俗称。「说文解字」对「背」字的全释:「从肉北声。」辞源:「与胸部反对之面曰背,自颈至腰部也,人体之背在后,故亦谓后为背。」同书「背诵」条注释:暗记而诵也。「三国志」:「(王)粲与人共行,读道边碑,人问曰:卿能记乎?对曰:能。因使背而诵之,不失一字。」可知背诵是先默记于胸,而后能背着原文诵出其字句之谓。近人不称背诵而说背书,是约定俗成的俗称。有些人还以为背诵乃背出声来,因此又在背字的旁边加个口旁;这种任意创字的现代仓颉,胡乱的增减,把中文的原字的原义失去;不知以后,是否会把「瀑布」变成「瀑 布加水旁」? 

   

背书不是要求把全书背诵,能择其精警文句成背诵便可,所以称做精背。「古文观止」所辑的一共一百八十五篇文章(版本不同,相差不大),从第一篇的左传:「郑伯克段于鄢」至清文的姚鼐:「登泰山记」。(另一版本用曾国藩「欧阳生文集序」);可说篇篇皆精。听说前贤有人可以全背,现代人生活忙碌,即使是个专业作家,也很难强人所难,能精背其中一半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

背诵能从少养成习惯最好,不必以为小孩不懂,不能消化就放弃,让他养成习惯。如能背诵,历久不忘,自能随年岁的增长,自会悟到精要。像牛羊食草,一时消化不了,它会反刍,重新咀嚼,慢慢便消化起来。这些经验,我是个过来人。

   

少时能背诵精彩的文章,以后才能领悟文章的精彩;对日后的写作,助益无穷,一生受用不尽。

   

「古文观止」的一百八十五篇「古文」,乃从左传而及清朝的著名文章,历二千多年。而清属近代,何得谓古?可知古文也者,乃以文体而言,非必然是古代之文可知。袁枚为古文下个定义:「名之为文,故不可俚也,名之为古,故不可时也。」(见随园诗话)缘古代文体,原属散文型式,至晋代一变,盛行骈体文,即骈偶体裁的兴起,行文讲对仗工整;由于过份注意文章的体裁,失去散文的活泼性。不但如此,因体裁的规范,许多言不及义的文字,硬塞进去来求对仗工整,以致死气满纸,文运渐衰。至唐的韩愈提倡复古,扬弃骈体文的体裁,恢复活泼性的散文型式,所以有誉韩愈为「文起八代之衰」(晋至唐历八朝代)。因此,没有晋的骈体文,就没有古文的称谓。袁枚又说:「唐以前无古文之名,自韩柳二公出,惧文不古,而古文始名。」也证明古文乃文体的一种,非古代之文也。「五四」新文化运动,提倡白话文(或称语体文),我们又改称古文为文言文。至于白话文和文言文,何种体裁较优,以后还会专章论及。

   

「古文观止」所集的文章,可谓集我国上下古今二千年最好的散文而成,篇篇可读;由于每篇文章是独立性的,以其简练,不会太长,宜全篇背诵,才能领会其精致的脉络,铿锵的文句,和一气呵成的文气。而这些,都是好文章的精要处。我主张精背古文之意在此。

   

我们写字,单字讲结字、讲运笔;一幅好的法书讲求章法。写文章也一样,一篇好文章也讲章法,不会「杂乱无章」的。精背古文,日久便知章法。甚么叫做章法?以后宜以专章论述;这里先做简单的结论:文章精致的脉络,已是章法的重要结构;背诵古文,日久必能领悟。    背诵古文,因要琅琅上口,其铿锵的文句,和一气呵成的文气;自然容易感悟。尤以古文中的短篇,一气呵成,背者最能了解。例如「陋室铭」、「爱莲说」、「兰亭集序」、「春夜宴桃李园序」诸篇,都有一气呵成之妙。甚么是「文气」,多读古文,自然领悟。由于文气是好文章所必具者,以后亦有专章讨论。

   

除了「古文」以外,其他就不值一顾?这就矫枉过正了,读书要博,前章已述。我的主张乃背诵务精,「古文」既已包括上下古今二千年最好的散文,全卷背诵,在今天繁复的社会里,专业作家也难全背,只可尽能力精背而已。或有议者以为,为甚么只背古文,不背今文呢?其实文章古今,只就文体而言耳。晋之骈文,比唐宋八家之古文为古,八家提倡恢复散文自由体裁,不受排偶的拘束;这种自由散文体在骈文之前,因此称之古文,乃体裁之别而已,非关古旧也。今文之白话文,亦采散文体裁,不尚排偶,性质与古文同,只是有文言文与白话文之分。那么,白话文有可精背乎?

   

「五四」新文化运动推行的白话文;而白话文中最负时誉的散文作家胡适之、朱自清、鲁迅等。他们有许多作品,就在散文之中,一般以为其代表作:如胡适之「谈新诗」,朱自清「背影」;鲁迅的散文很多(有人称鲁的散文为杂文),难以定论,鲁认为他的代表作是「药」(短篇小说,亦可以散文视之);朱自清在清华大学教学的时候,也写过一篇谈「药」的指导文章。他们三位应称做文学家,以对文学贡献很大;文学家也可以把作家的功能包括在内,但这里专论文章,故称为作家。他们都有很好的国学基础,文章同样出色当行,祇是以当时的白话文属初创时期,以推行普及,难免矫枉过正,提倡越白话越好,以口语化为时尚,把好文章的要件全部不再讲究了,总之浅白普及就好,这种时尚偏见,虽健笔如以上三位,其代表性的作品,不免也犯了若干文章的弊忌:「措词率易,颇类应酬尺牍;窘于篇幅,有文无章,如枯木寒鸦(袁子才语)」等弊忌。读者如有疑问,取以上代表文章一读便知;况行文无气,难以成诵。

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 「取法乎上得乎中」,何况取法于实验阶段的白话文乎?

   

文章之好坏,不以古今而定;好坏在文章的优劣。文体以时代的变迁而有别,惟优劣之原则仍存。故诗体发展至初唐,近体诗之格律大定;而高手必向魏晋上溯两汉,甚至直向诗经取经。故后之学诗者,必在盛唐以上,晚唐已不足观,乃本取法乎上得乎中的道理,如学晚唐以后,得乎下了。学写文章的道理也一样,精背必选古文而后可;如取法未成熟的白话文,取乎下矣,更不足观。近世国文程度日低,乃取法乎下的结果。做一个文章高手,其可取法乎下耶?故精背白话文不必,以免枉抛心力。

   

读者或问,除精背古文外,他无可背之文章?我已说过:古文为古今上下二千年,精挑细选于无数文章中矣。如必再增,读「孟子」能增文气;读「淮南子」能增文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