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之远的博客

一个海外中国良心的时事评论、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歷資訊爆炸十年,無人可以封閉真相。資訊激活人的思考,進入一個新的時代。啟蒙、導正的文字已不能滿足求知。調整博文的腳步和導向,才能與時俱進。啟發思考重於平實的證據與議論,研究未來重於追溯前因的現實,救贖大我的靈魂重於鞭撻小我的邪惡,公義重於個別恩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辛亥革命百週年的局势因应:包容还是力控?  

2011-04-16 00:17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辛亥革命这一年,一百年前就是清朝宣统三年,满清从顺治元年(一六四四) 算起,统治了中国大陆二百六十七年。也从此结束了三代以下,由夏禹家传的封建王朝。在中国历法的计算上,地支有十二生肖,从子到亥十二年,称做‘一纪’。亥是一纪的结束年。翻开歷史的这一年,往往是多事之秋;但不能算作凶年。就以辛亥革命那一年来说,对残旧专制的满清来说,垮台当然属凶;但以民国之创建,对汉族来说则是拨乱反正的佈新;更重要的是:亚洲出现第一个民主共和国,孙中山是顺天的革命实践者、他的遗教也证明他是个民主政治的推行者。传统历法以天干的辛属金,地支的亥属水,是金水相生之局;当属吉庆之年。辛亥到今年一百週年;今年虽然不是辛亥而是辛卯。但还是带有去残、佈新的动盪;也就是说:对於像满清般的残旧专制的是凶,对佈新气象的就吉。举个现成的局势,残旧踏入今年的中东是一例。从以色列建国后有「七日战争」,但以后近五十年得以粗安,到今年中东战火和暴动却爆发了;接著同样影响世局的,还有天灾加人祸、天皇的日本,也经歷五十年荣景而忽然地震、海啸、核爆泄三合一的发生。全世界分享了污染和辐射。台湾又啟动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,又一次面临族群撕裂的恶运。不管连庄还是政党轮替,明春便知,多半是止痛疗伤,没有什麼好说的。大陆今年谁都感觉不平凡的一年,像一波接一波,一海连一连海的激盪,幸亏还是关门打仔的家事,不像中东、日本的外泄。都希望能和平落幕,不致激起民愤;如果不幸激盪起来,方兴未艾,或是不祥之兆,应该以和善之心解开。大的时局就是天时;「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」这是古训,纵有地利;如天时、人和不利,虽非智者,亦能料及结果。世界讲维和,中国讲维稳,主要还是一样讲包容;凡是力控,会有失控的机率存在的。

还有香港和澳门,澳门弹丸小地,过去也无关大局;今又发展成世界赌场,会当大陆急速发展,钱不问出处的千年不一遇的好年头,齐齐发财,并无打倒、少有示威之恐惧;澳门除崩牙驹(黑社会头子)出狱较算新闻,官民平稳发财,无须多虑。香港人近年每多异议,被视为‘搞搞震九反’之地;除曾荫权外,问责官员如曾俊华财政司长以次下及局长数人,不胜压力都以心臟病入院或辞职休养;曾荫权明年也任满,能不能撑到;要看七月一日的示威游行,看来谁也不敢作保!

近日友人传来香港著名作家李怡一篇「摆脱忍耐和趋炎附势的中国人味道」。我真佩服他的真诚和道德勇气。李怡在早期香港人的心目中,多少还是被归类到亲中人士,他创办了「七十年代」(后改为「九十年代」) 很得青年的拥戴。一九九四年间,我在香港主持侨务,奉命邀请香港著名传媒负责人及作家访台。我就邀请李怡并请他担任团长一职。以后各忙各的,但没有联络了。李这一篇文章,一开始就引用艾青的诗「光的讚歌」。艾青在二十三岁以「大偃河──我的褓母」成名。他是中国三十年代的诗人和诗论家。我在这网站写过「艾青的诗和诗论的评析」,读者不妨翻查,「光的讚歌」是攻击当时国民党统治下的黑暗(原诗句每句分行):‘但是有人害怕光/有人对光满怀仇恨/因为光发出的针芒/剌痛了他们自私的眼睛/歷史上所有的暴君/各个朝代的奸臣/一切贪婪无厌的人/为了偷窃财富、垄断财富/千方百计想把光监禁/因为光能使人觉醒…’在我看来,如果不是分行,它是标準的散文,那里是诗;它没有诗的元素。这段话的意象却非常清楚:蒋介石是暴君,官员在人民眼中都是奸臣、做生意的(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崛起而產生可以称做资本家的)都是偷窃、垄断的财主;他们都不喜欢光。艾青很成功指出这是一个没有光的黑暗社会、国家。我们回头检验一下,那个年代,正是抗日战争的前后,上下的军民,除了别具用心的人还想挑起仇恨,都会为国家民族的生存在流血流汗中。即使如此,艾青在那个‘暴君的年代’,大量出版他的诗作〈揭露〉一切黑暗面,还是值得我们敬佩。可惜的是,国民党垮了,艾青也可像垮了一样;我再没有读到他尽诗人的责任,像〈光的讚歌〉,用作品去揭发社会的黑暗面了;而是去歌颂新领袖的英明、新社会的纯完美。是真的英明、纯完美?艾青在牛棚时最清楚;这不是双重标準?我就不忍说下去了!我们曾是两个朝代的过来人,如果问〈光的讚歌〉描写的社会背景,究竟是旧社会还是新社会?我想,他的儿子比他更具诚实和道德勇气!

李怡在文章上也写出他的感慨:〈中国人容忍了许多西方人从来不能容忍的暴政、动盪不安和腐败的统治。…就像电影《芙蓉镇》中的主人公所说:‘像畜生一样活下去’,这种忍耐,就成暴政得以不断延续的原因。〉李怡长期以来,都属不为势劫的諤諤一士;也有‘虽千万人,吾往矣’的气概!这是我一直以来对他敬佩的原因。

辛亥革命百週年的今天,有许多民主国家面临大选,就是国家执政党要不要轮替。在执笔写本文之前,我看完加拿大大选中党魁的前后两场辩论,民主国家的选举,主要政党的候选人公开在选民前辩论,已成必要的检验过程,政治人物各方面的知识与能力,都摊开在选民面前,让投票时有个选择。党魁辩论是间接选执政党内阁制的总理、总统制的直接选总统。没有谁说的算。政党的地区候选人也要加紧拉票。下月初便投票,產生执政党政府和议会的成员。我在加拿大还有一年便五十年,看惯政党轮替,从没有发生过选举舞弊。中国裔公民也投票如仪,那些有语言问题,都可以向社区义工询问,或在政党义工拉票时得到答覆。任何政党义工,只能在投票场以外向选民推荐,一入到选举站,都得由独立的选举站的职员接手,在政党代表监督下,选票交到选民手中;以后他投谁都不能询问,是百分之百的自由心证下投票,按自己的意愿圈上,且不记名。亦未闻华裔不够程度,或不会投票的情事发生。所以体现民主的选举,并不是什麼高深学问。一学就会,新来的中国祖裔公民没有例外。在外国的中国人对选举都没有问题,何况言语相同的国内,可知选民对实现民主选举不是问题,如有问题,那是政府在办理出现,但与选民无关。加拿大大选只须一个月左右,其他国家的大选,到各党自行决定了候选人,正式展开竞选活动之日算起到投票,最多三、两个月,不像台湾那样经约一年的造势竞选才投票,劳民伤财,有举国不务正业之弊。

辛亥革命的第一个一百週年的今年,如不是直接决定执政;就是做明年决定的佈置。加拿大大选即年(五月间)决定;香港、中国大陆、台湾、美国都今年筹备或选举开跑,到明年换班或接掌政权。在民主政制来说,预知选举结果虽有选举形式都不算真选举;形式的选举只算接班的筹备必经的过程而已。这里不评论制度的优劣与国情,只论其属性;前两者是接班,后两者是选举。而中东两者都不是;是政治现代化与威权保守的角力;日本的菅直人也会在秋后算帐,但通过选举进行,最后还是让人民决定。

今年也可像对全人类这百年来的总检验。何以如此,因为人类这百年的作孽太多了。弱肉强食的杀戮战场、世界共產主义运动的仇恨斗争、贫富不均的剥削制度、死亡挣扎线上的飢民和饿殍;这些都是人祸;结合人类破坏环境,形成了大自然报復的灾害。都越来越像向诸恶丛集的人类算总帐似的!日本辐射的污气、污水已无可阻挡污染全球,只是我们更倒霉与她为隣。日本内房官长却公开说:美国同意日本将辐射污水向太平洋排放。这是个什麼世界;为什麼不将整个泄核场地封死呢?美国说了算,我们听见了也不抗议吗!美国对我们的影响也真大了!,今年,她同样面临连庄还是换班的困扰;美国欧巴马上台时,我在这博文中曾清楚的指出:欧巴马更聪明,也无法恢復美国昔日的光辉,和我们无法阻挡太阳到了中天就下坠一样,更不会期待正午的太阳回到旭日的升轨。

台湾从李登辉的「两国论」开始,视本土政权抵抗外来政权,至今二十三年。是否掉入歷史郑成功的歷史覆辙(明郑亦统治台湾二十三年)。茍明年民国一百週年为民进党再轮替执政,还是以本土政权的排他性、违宪更变固有国土疆界和自外於民族;应可确定陷入明郑的歷史覆辙了。中共明年也要换班,今年正在佈置;不管内外面对的因应,不是包容就是力控;没有人能铁口断定那一种有利;但能说:前者祥和多些而戾气少些;后者反是。其实任何社会、国家乃至民族,为祸为福,为人自招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