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之远的博客

一个海外中国良心的时事评论、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歷資訊爆炸十年,無人可以封閉真相。資訊激活人的思考,進入一個新的時代。啟蒙、導正的文字已不能滿足求知。調整博文的腳步和導向,才能與時俱進。啟發思考重於平實的證據與議論,研究未來重於追溯前因的現實,救贖大我的靈魂重於鞭撻小我的邪惡,公義重於個別恩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国画的进程  

2012-09-29 22:41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艺术必须有创作才会有变化,有变化才有进步。 

这是国画大家、教育家吕佛庭在其著作《中国绘画思想》,开宗明义对国画进程的概论语。我的理解是:创作是变化的进程;进步是变化的结果。中国画是来自中国的眾多传统艺术的一种,因此创作也是国画求变的进程;在变化中得到进步的结果。其实这个题目,也就是中国画家成长的过程,从平凡到不平凡的阶段或歷程。有志求画艺有成的未来画家,岂可不一读?虽然,这是一个平凡的题目,各位先进都是中国人,对中国画见得多,说不定家裡客厅还掛着国画,在座还有画家,所以对国画有一定的认识。我来讲一个这样的平凡题目,使我想起当年胡适到我们学校来讲〈如何选择科系〉一样的平凡。大学生选择科系都有一定的认识,正如画家来听我讲《国画的进程》一样;但胡适的名气大,很大的讲堂座无虚席。他把自己的经歷,作验证说明,要做社会第一流人才,必须考虑两个条件:你对这个科系有没有兴趣,你的能力对这个科系能不能胜任。因為这个选择还是你未来的専业。所以《兴之所至、力之所能》两者结合,才能造就你的未来的専业,成為社会第一流人才;缺一不可。缺少其一勉强去做,最多只是第二流,甚至第九流;而社会甚至人类只有第一流人才的损失才算损失;其他的太多,不会有损失的。胡适的论点,我终身不忘。我没有胡适的名气和号召;讲这样平凡的题目,亦希望由我引发话题,而各位深入研悟;或者对各位未来绘画,多少还有一些助益。就不辜负出席的时间了。

 

两岸三地当代《画论》巨擘

李可染的《画论》,都是叙述他一生可记的国画进程;他点滴的感悟,对后学是有绝对的价值,从这方面的影响,远远超过他的作品在市场破纪录的价值。令我心仪不已。我和吕佛庭有过通信的情谊,那是他的门人黄河先生想到台湾探望他。那时两岸连〈小三通〉还没有,為此事我成他们的信使。进而有和他论画道的机缘;但对李可染就无缘识荆了;同是当代人不免遗憾。吕佛庭和李可染也是同时代的人,两岸把他们分隔了。他们都是勇於创作的人,所以都有各自的艺术面目和风格。李可染及身享受到他艺术的成就,他身后有过一画逾亿元的纪录;那是过去大画家不敢梦想的事。吕佛庭去世较早,台湾的国画市场价格,远不及大陆经济崛起的势头;物质上应有的回报当未及李。但他的成就与李应是当代的楚翘。此外,

香港的吕寿琨先生,也是当代画论和画艺的杰出人物,是香港艺术界获英国颁O.B.E.勲衔第一人。我和他有多年通信论画。他有许多立论的手稿送给我,真要将它整理和刊出流传下来。

 

李可染论中国画的进程

进程当然有初学阶段:最重要是基本功学习。要成為一个有成就的画家,他付出的代价比其他行业大得多。大部分行业,其基本功训练完成以后,就可以告一个段落,唯画家例外。

  练功当然是指练基本功。当代著名画家如黄宾虹、齐白石、张大千、徐悲鸿等,没有一个不是从苦练基本功走出来的。李可染曾追随黄宾虹、齐白石学画十年;与徐悲鸿為相交好友;他对他们从苦练的身教、言论,是亲身体会,不是道听涂说的;李可染没有说谎的必要,我们可以相信。黄宾虹对墨特别下过苦功,使得他的山水画很厚重,一洗主导传统山水画的《四王》的流滑。活到九十二岁,晚年以写画太勤,双目失明,还是练基本功不停;大概就是成了习惯,像吃饭一样,不吃总觉得空虚、不对劲!齐白石活到九十五岁;李说他亲见一位外国画家去拜访齐,白石老人即时写了一幅虾图送给他,那位外国画家认為了不起,用十餘分鐘能写出这样杰出的作品,令他敬佩不已!其实,据白石老人自己说,人家以為我画虾鬚了得,不知我练了成千上万次才这样细匀。他的画论很精闢,是不断从写画总结的经验中悟出来;可知国画的进程从锻练基本功、突破传统到悟道而创新。张大千到敦煌学壁画线条三年,对掌握线条才到家。每个大家苦练其本工都省不掉。黄胄一年画了二十多刀宣纸;吴冠中一坐下来画画就十小时不休,随便吃点乾粮又再继续;吕寿琨天天在香港小轮画香港狮子,一直画了二十年。徐悲鸿很喜欢荷花,但不敢画。要给他二十刀宣纸,待他画完它,才可以说会画荷花,像徐这样大家,还是那麼认真学习。都说明国画的进程只有不断的勤奋求好,懒散的人最好不要做画家,技艺是练出来的。因此我们可以做第一个国画进程的结论:〈基础在勤〉。

 

进程二、〈能手在练〉

李可染在他的《画论》纪录他的进程:五十年代开始,背着沉重的画具出外写生,跋山涉水数万里,希望在山水画中赋予时代精神;在追求、探索而有所突破。‘二十年过去了!我已经成了七十开外的老先生。’可知他希望从写生的经歷,在画艺上有所突破。他有两个总结:〈七十始知己无知〉、〈做一辈子基本功、天天做总结。〉前一句一读便明;后两句的总结是:主要总结自己创作上的缺点。李指出:一个人的进步,当然也就是在国画的进程,不外两条:一是发展自己的长处;二是改正自己的缺点。长处跑不掉,短处不会自动去掉,还紏緾着你。最难画好的地方,就是必须克服的缺点。如果不能克服,缺点等於人的后脚,后脚不能进步,‘你只能永远停留在那个点上。’‘每前进一步,都要付出艰巨的努力。’李可染是这样过来的,这是他自我总结的进程,是没有止境的;要成《全能大家》,真要付出艰巨的努力!我这裡讲的全能大家,与大家还有一些分别,例如山水大画家倪云林、董其昌,不擅写景点人物,所以作品全没有景点人物出现,这两人当然是大家,但不是全能山水大画家。

李可染没有像吕佛庭概括性说国画的进程,但他从绘画日积月累的经验,他的经验所克服的困难,其过程就是国画的进程;起码是国画进程的一部分。譬如他说:〈千难一易〉。像练基本功要带有强制性才会好:不熟练,要强制去熟练它;不好的习惯,要强制纠正它,这真是千般难。但能这样做,我们就能培养出毅力。强制久了,不但形成克服困难的毅力,而且习惯成自然,可知强制為因,自然為果。从因到果,是‘一个练功的过程,也是能手掌握创作规律的过程。’这当然是国画另一个进程了。

 

基本功与创作

基本功是為创作而準备的工夫。如果没有创作的念头,又何必苦练基本功?基本功好,也不一定保证创作好。问题是:但如果基本功不好,可以保证创作不好。所以,好的创作,还是少不了好的基本功。换言之:基本功不等於美术创作,但是美术创作的必备条件。艺术品能自成面目才可贵,国画亦如是,不要依傍门户;齐白石说:〈入乎其内,出乎其外〉。或者说:〈似我者死,学我者生〉。这都是创作的要旨,同样是从基本功到创作的进程。至於克服困难的能手,也是从基本功的基础发展出来的。要将作品发展成自有面目的艺术境界,还一定创作。像李可染能追随名师多年,吸取名师的长处,悟出成功之道;最后还要靠自己跋涉万里、歷二十年写生经验,才悟出、创作出自己独有的艺术面目。所以能创作独特新境界的作品、成就為画坛第一流人才;是最后一个进程:〈创新在悟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